慢行台湾

早就惦记台湾,邓丽君的歌声、吴念真的文字、侯孝贤的电影,珍珠奶茶、台湾新闻,这些,似乎比起阿里山、日月潭更吸引我。终于等到合肥开通台湾自由行,也终于刷到往返含税2000出头的特价票,找到了志同道合同样爱台湾的闺蜜。我知道,我终于可以和台湾,见面了。

台南

台湾小吃,可以说是台湾在地文化最佳代表之一,我们的首站就选在了台湾小吃的发源地——台南,位于“台湾最肥美的肚腹”嘉南平原,是台湾重要的农业和焦糖产区。郑成功时期,这里是“东都明京”。清代,这里是全台首府,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,广东移民来到台湾,费力开垦山林,做小吃的便把各种冷、热小吃挑着担子送到山边。 

“真的吃不下去了。”是我在那里说得最多也听得最多的一句话。

赤崁楼对面的度小月担仔面,韩金婆婆的手工豆腐酪、养生杏仁茶,不老庄的麻辣臭豆腐香肠,宝哥黑轮的川味烫菜、锅烧泡面,纯鲜奶的手工蛋卷,百年水果店莉莉的水果拼盘,克林台包的麻辣臭包子,夜市上的陈记鸭血肥肠。仅仅罗列名称,便如此长度,我自己都吓了一跳,这些都是台南24小时,我塞进胃里的东西,还不包括咖啡馆的小饮。不费心着墨去形容口感了,否则也难免像某位主持美食节目的美女主播一般,永远发出“哇,真的是入口即化”的空洞感慨,要知道连血液遇到美食的时侯,也会连忙赶去胃里加班,抛弃大脑。于是,我早已忘记了背负减肥的重任,放弃了任何的心理挣扎,任小腹隆起。

除了美食,“台湾国立文学馆”是最大的惊喜。和“国立台湾文学馆”的相遇纯属偶然,却一见钟情。百年前这里是台南州厅,2003年完成的“古迹恢复再利用”,让它开始行使新的使命——记录台湾文学的发展。    

走进常设展《台湾文学的内在世界》,让我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一段解说,“对话是沟通的开始,而在对话之前最重要的是聆听,阅读文学就是一种用眼睛的聆听。”没错,台湾文学不正是台湾各个族群,在各个历史阶段,碰撞、妥协等不同形式的互动吗?

另外一个常设展《台湾本土母语文学》,让我第一次那么系统的感受原住民的语言发展。别具匠心的策展方式,比如,母子相拥的木雕,参观者只要伸手抚摸婴儿的脸,妈妈便会哼唱原住民的儿歌,也暗含了母语经由家庭中的亲子关系,一代一代绵延不断,永远传承。      

也许是刚做了母亲的关系,对馆内的儿童文学书房予以了特别的关注。门口的抽号机保证了阅读的环境不会拥挤,除却素雅而不是活泼的装饰,角落里的“空气清洁机”更让人有家一般的温馨,就连木板区前的鞋柜上也模拟孩子的语气,贴上了“这里是鞋子的家”。书就更不用说了,漫画、童话、科学、动手、还有“美国小天地”放满了英文书籍。

行程匆匆,连十分中意的国立台湾文学咖啡馆都来不及进去小坐。出门时又看到几米、萧萧、朱宗庆等人从2014年1月底开始的演讲预告。同行的闺蜜感慨:“我要在台南就好了。”是的,我也喜欢台南。除却它在台湾历史上的重要性,如今,国立台湾文学馆设立于此,足以可见台南在台湾的文学地位。

出行前,床头放了一本代购很久才到的台版育儿类畅销书《旅行是最好的教养》,其实这种行走中的